【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妈妈(番外篇)】(05)【作者:asura10000】   武侠古典 
字数:5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我和妈妈在凯文的会客室已经休养一段日子了。

  明天我与妈妈凯文三人要暗杀一名叫丝莉亚的吸精鬼猎人,她其实与妈妈一样是对紫外光有抵抗力的女吸精鬼。每次执行任务我们亦担心是最后一次。
  一切准备就绪就决定在行动前决定与妈妈以肉体表达爱意。

  妈妈拥有188CM的身高,肤肌晶莹剔透在探射灯照射身体仿如磨纱玻璃、肤色白滑如羊脂白玉、肌肤比初生的婴儿皮肤还幼细腻嫩滑、符合人体美学的身体线条、黄金比例的精緻五观,脸上进行永久化妆银底粉红色的咀唇、深银底粉蓝色的眼线融合高贵与妖艳

  「哦,亲爱的。」

  我吻着妈妈的脖子,妈妈被他推到了房间的化妆台前。妈妈的手撑在化妆台的台面上,笑个不停,她仰着头。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

  「妈妈啊……呜……痒死了……哈哈哈哈。」

  「我怎么了?你难道不想我?」我用食指挑着妈妈的下颚。

  「妈妈也是女人!」妈妈拨开我的手指,走到床边坐下,一边把被我弄的乱糟糟的头发梳好。

  「可是头有多少女人你知道吗?」我的手上握着一张塔罗牌,把牌甩到妈妈的身边,牌面向上,那是一张倒吊人。「和我在一起的日子不好过吧。」

  妈妈歎了一口气,「我有时一言不发的走进妈妈的房间,让妈妈在我面前贴上BODYTAPEPROJECT。无论我睡得多么香,只要我一走进妈妈的房间,妈妈就能感觉到。我看着妈妈的裸体,却又不想跟妈妈做爱。」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把大腿并得紧紧的,她的脸色开始红润起来,呼吸变得急促,雪白的胸脯急促的起伏着。

  我不停的玩弄着手指上的硬币,硬币忽然消失不见,却转眼又被捏在妈妈的手上。妈妈把硬币放在掌心,合拢了双掌,然后打开,硬币变成了一张塔罗牌皇后。

  「那些传说是真的吗?」妈妈忽然擡头望向凯文。「那些关於凯文的收藏人体标本的传说……」

  「是真的,」放心吧,至少他不会去碰你,可是我。「我走到妈妈面前,擡起妈妈的头,这一次,妈妈没有拒绝,她仰起头,闭上了眼睛。

  「我要你对我做那些你想做的事。」

  妈妈「哧哧」的笑着,眼睛眯成一条线,她踮起脚尖在我的耳边轻声道:「那你要陪我一整个晚上,天亮都不准离开。」

  「好的,你这只母猫。」我在妈妈丰满的臀部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妈妈「哎呀」的叫了一声,把我推倒在床前的椅子上。她似笑非笑的把手伸到一边的日本进口的CD上,摁下了播放的按钮。

  节奏欢快的拉丁舞曲响了起来,妈妈随着音乐的节奏风骚地扭动着腰,双手向上,手指在空中挥舞着,脸上满是妩媚的表情。妈妈的动作流畅,没有卡壳的时候。妈妈把穿在脚上的银色短靴脱下,露出了涂着银色指甲油的脚趾,她就这么光着脚在木质的地板上舞蹈着。

  妈妈的手总是放在一起,时而在身体前方扭动,时而在身体的左右两侧摆动,身体像是一只蛇一样的妖娆的扭动着,当她转过身,一边扭动着臀部的时候,妈妈今天只有BODYTAPEPROJECT的纹身、黑色的涩布,一对长至下颚的大龙鬚浏海,其中两缕遮盖耳朵长至胸前高耸的乳房之上,其他的顺从的披在妈妈身后 .「来啊……哧哧!」她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没有空气的外太空。
  我一把从自己的内裤里抽出早已剑拔弩张的阳具,傲然挺立着,试图扯掉妈妈的涩布,却被妈妈一个温柔的动作给阻止了。

  「让我告诉你一个成熟的女人是怎么让男人兴奋的!」

  妈妈扭着腰慢慢的蹲了下来,她放慢了节奏,用那双每个月花费不菲来保养的玉手,轻轻的把握住我的阳具,就像是握着一把锋利的宝剑。

  她用脸颊贴着它轻轻的磨蹭着。

  「哦,是的。」我摸着妈妈的头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妈妈像是得到了密令一般,她用两手捧着我的阳具,先用嘴唇在龟头上亲了一下。

  似乎有点失算呢,妈妈在心里说道。这傢夥的东西还真是让人有点害怕,味道也不好闻。妈妈帮无数的男宠做口交,所以没有不很习惯,。

  妈妈把我的龟头放进嘴里,用舌头舔了一圈,又吐出来,再含进去,如同品尝夏日里的雪糕一般津津有味的,两只手也没有闲着,玩弄着我的阴囊。妈妈用舌尖沿着阳具的末端往上一路舔去,在妈妈的舌头作用下,我飘飘然的喘息着,用手拧了一把妈妈的面颊。

  「很投入吗?……你这高贵的奇奥夫人。」

  妈妈更加卖力的吮吸着,连两个睾丸也没有放过。她贪婪的把头深深的埋到了6号的胯下,如同饥渴的人去舔食树上的果子,我的阳具上沾满了妈妈香水一样的唾液,变得闪闪发光,却变得丑陋无比。

  怎么了,似乎又变大了,真是恐怖啊。

  妈妈舔了大概有10分钟,可是我除了大口的呼吸就丝毫没有下一步的表示,妈妈徵求性的向上望了一眼,就看到我的脸不再英俊而潇洒,而是变得说不出的狰狞而恐怖。

  「你倒是继续啊,为什么停下来?」

  我粗暴的抓住妈妈的头发,把阳具猛撞到喉咙的深处。

  嗯呜呜!

  嗯啊。

  意想不到的冲击,妈妈好不容易才忍住想咳嗽的冲动,伸手想推开我,却被我顺手将妈妈的两条胳膊拉紧,妈妈前倾的身体无法摆脱,肉棒象水壶的塞子一样紧紧的塞在妈妈的嘴里。

  妈妈跪在地上,两条粉白浑圆的胳膊被我紧紧抓住,象游泳一样上下挥舞着,用指甲在我的身上抓着,我的腿上出现了几条血痕,可是我毫不在意,而是更加兴奋的把妈妈的小嘴当成了阴道,我脸上带着杀气腾腾的笑容,用力的抽插着,妈妈的脸涨得通红,连呜咽声也难以从嘴里漏出来……

  这感觉却给她带来了全新的体验,从来都是如同女皇一样被人高高的捧着,肆意用肉体奴役着男人的妈妈,这会却如同一个被野蛮人俘虏的女奴,被残忍的用嘴为主人服务着,甚至将要窒息而死。

  我是个卑微的女奴,我存在的意义就是给主人带来快乐。嘴里这难闻的,粘稠的分泌物也是主人的赐予。妈妈渐渐放弃了挣紮,而是抱着我的腿,努力扭着腰肢,转着头去迎合我……

  我把紧紧抓住的手松开了,妈妈顿时倒在地上,筋疲力尽的咳嗽着。没有完全流出来的精液从她的嘴里流出来,妈妈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当她终於忍住了咳嗽时,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看着躺在地上喘息的妈妈,眼里起了怜悯的神色。我走到一边,把衣服全都脱下,赤裸裸的从柜子里拿出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浓烈的酒。

  「我扶起妈妈,用舌头舔着妈妈的脸颊,然后是脖子,妈妈自己坐起来。我从脖子继续往下舔着,两个人都站着,妈妈的背紧紧的贴着墙壁,听任我的摆佈。
  我用手扳正妈妈的身体,用舌头挑弄着妈妈的大乳头,左右轮流,很快,受到了刺激的乳房变得坚挺了起来,然后吸吮妈妈的乳汁「我的宝贝,你太性感了。」我把妈妈抱在怀里,我吻着雷欧娜的额头,鼻子,然后是嘴唇,妈妈淘气的躲避着,直到两人都倒在了软绵绵的大床上。

  我与妈妈在床上翻滚着,一开始,妈妈的身体似乎还有些抗拒,两条颤抖的大腿闭得紧紧的,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们分开。妈妈的身体的温度开始上升,妈妈娇喘连连,似乎在抱怨我只顾着欣赏,而忘了正事。我的手在妈妈的身体上游走着,像是在触摸着一件刚刚出土的瓷器,这个精美的宝贝在地下沈睡了几千年,一旦重见天日,焕然一新的又散发出了它固有的魅力

  我终於完成了所谓的前戏,抱着妈妈发热的身体,慢慢的把自己的阳具,插进了妈妈的身体,妈妈的小穴似乎还有点发涩,但是马上就变得湿润了起来,几个试探性的抽插之后,妈妈的忽大忽小的喘息声让这个简单佈置的,干净的房间变得像是小旅店一样的春意盎然。

  妈妈的臀部的肌肉收得紧紧的,小腹也绷着,主动的迎合着圣徒的进攻,白净的,没有一点体毛的阴部散发着湿润的光泽,她的阴道变得润滑了。不同於其他女人,已经化身为吸精鬼的妈妈蜜穴更加的紧致与粉嫩。

  我时快时慢的控制着比赛的节奏,不愿意在上半场就让比赛进入高潮,他还在试探着这具迷人的肉体,不,应该说是引导着。从妈妈努力压抑着的喘息声中,我感觉到了什么。我在心里盘算着还能玩上多久,任务完成之后该如何才能让妈妈心甘情愿的为自己不再吸食男宠。

  我心里想着这些,动作就慢了下来,可是妈妈的双手却像是锁链一样的缠了上来,妈妈紧紧的抱着我,让我加快动作。我就故意慢慢吞吞的,虽然我身体对妈妈的肉体压迫所回馈而来的感觉让我飘飘逾仙,可还是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感觉。我要的是彻底的征服妈妈,从肉体到灵魂。

  妈妈似乎已经完全的沈沦到了肉体的享受之中,妈妈的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鼻翼也扇着,微微张开的嘴唇像是开了一条缝隙的珠贝。

  我的嘴唇和她的相互碰撞着,用舌头掠夺着妈妈,发出啧啧的声音。我能感觉得到,妈妈的身体变得更加柔软了,似乎没有了骨头一样,可是却蕴藏着比以往还要剧烈的爆发力。

  我不太保留的狠狠进攻着,妈妈却似乎承受不了似的,她用销魂的喘息声抗议着。我才不管这些,我坐了起来,用小腿托着妈妈的肩胛,两手在柔软的乳房上揉捏着,乳头变得坚挺起来,像是两颗小小的弹珠一样。

  在我凶猛的攻击下,妈妈几乎要瘫软得扶不起来,她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着,精华源源不绝的流入妈妈体内,阴道内汹涌彭湃的浪潮几乎就要淹没整个房间了。这是第几次了,我没有数过,当我终於也精疲力尽的射精的时候,怒吼的我倒在了汗水淋漓的妈妈的身体上,巨大的睡意而征服后的满足感让我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翼日起床我与凯文全副武装,妈妈身穿银底黑色连身衣突显人体美学的身体线条、银色胫甲、前臂、肩膀、胸部亦是银色护甲,衣着与电玩游戏Soulcalibur4角色TAKI有几分相似。一对长至下颚的大龙鬚浏海,其中两缕遮盖耳朵长至胸前高耸的乳房之上,其他的顺从的披在妈妈身后,威武同时不失成熟韵味。我们是非S。E。M。S(SpecialEnvironmentMercenarismService特种环境佣兵服务)

  首先我们驾驶一辆蓝色的老式FORD汽车停在唐人街的超市门口。两个戴着棉线帽子的男人正在车里喝着啤酒,收音机里放着低沈的音乐。

  「是她吗?」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男人手上拿着一张放大了的照片。对照着抱着七个大纸袋从超市里走出来的丝莉亚。在索非亚丝莉亚的身后,还跟着两个戴着墨镜的彪形大汉。

  「是的,胡安。」

  「哎哟哟,还真是个美人啊。就是瘦了点。」凯文咧嘴笑着。「开到停车场去,你来还是我来,胡安?」

  「我来。」妈妈发动了汽车。

  丝莉亚走近自己的黑色BENZ,她的保镖则走向BENZ边的JEEP。
  丝莉亚从购物袋里抽出两罐可乐,把购物袋放在车的后备箱里,然后拿着可乐朝JEEP走去。  「这是给你们的。辛苦了。」她把可乐递给保镖,打着手语说道。

  「大小姐还是早点回去吧。你出来买东西可是没有通过总管的。」一个保镖警惕的看着四周。「只有我们七个人还是要小心点好。现在是非常时刻。」
  「好的,我知道了。」索非亚笑着比划着说,「大家都辛苦了,你们老吃pizza,今天,我做给你们吃。」

  「谢谢,大小姐。」

  这时,一辆老式的蓝色野马汽车喷着黑烟,慢慢腾腾的开进了停车场。砰的一声,车盖都自己弹开了,传来水箱的刺刺声。

  从车上下来了两个穿着短袖,戴着棉帽的壮汉,他们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踢着车身。「这该死的破车。」

  「请问,你们有手提电话吗?」凯文走向保镖们的JEEP,由於蓝色FORD塞住了停车场的出口,所以他们没有办法把车开出去。

  「没有,没有。」保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真过分。开着这么好的车,却连电话也没有。我们会给钱的,就是打个电话叫拖车。」凯文喝着啤酒嘟囔着说。

  保镖们不愿多事,於是,摇下车窗,把手提电话递了出来。就在他们摇下车窗的时候,看似醉醺醺的凯文与我突然从背后拔出上了消声器的手枪,只是两枪,保镖们躺在车厢里,脑袋上多了两个洞。

  丝莉亚吃惊的看着这一切,她发动了汽车想要逃,可是妈妈只是两枪,就打爆了BENZ的轮胎,又补上一枪,汽车的发动机被打穿了,汽车顿时停了下来。
  「来吧,小美人。跟我们去喝杯啤酒怎么样?」

  丝莉亚想大声叫,可是只能发出「啊,啊,」的嘶哑的声音。她挣紮着,我不耐烦的用一块手帕捂住索非亚的嘴,麻醉药很快就开始挥发了。丝莉亚晕了过去。敳文把她从车里拖出来,扛在肩上。我则把保镖们的屍体从JEEP里拖出来,抛在一边。

  当听见枪声而往停车场赶来的巡警赶到时,停车场里只剩下蓝色的破烂FORD和发动不了的BENZSCLASS。

  我开着JEEP沿着高速公路离开了城市,车子来到了一个郊区的标准私人领地,围着铁丝网的农场里。

  「喂,该怎么处置这个混血妞?」

  「先玩玩呗。」我语气轻松的说道。

  「她是个哑巴,她还能在头面前告状不成。

  妈妈一只完成爪状的芊芊玉手则是死死地将少女的脑袋捏着!

  深吸一口气,原本还在忘情呻吟着的少女双面突出,一缕缕血红色的雾气顺着她的脸被吸进了妈妈的樱桃小嘴中!丝莉亚原本青春靓丽的脸渐渐地变得苍老!「味道真不错啊——!」轻轻地拍了拍自己波涛汹涌呼之欲出的双峰,轻抚着平坦的小腹,「嗯——!味道还不错——!本来想把你过几天就送给我儿子胡安为我生下婴儿当试验品的,不过被我吸食了也不错——!」意犹未尽的妈妈一脚将自己眼前的白骨踢开,她这是是彻底的将丝莉亚吸乾了!

  妈妈吸食丝莉亚是担心你会被其他女人抢走,每次从别墅的闭路电视看到你与那些少女进行身体探索时,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妒忌,而且丝莉亚是对紫外光有抵抗力的女吸精鬼,既能够强化身体质素又获得更大的超能力。凯文说:「希望以后的行动亦如此顺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