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19)【作者:nana12345(圣水娜娜)】   人妻小说 
字数:12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9)淑娟在花街柳巷做妓女的第一夜:陪流氓客人过夜屈辱被嫖    
  前一章回忆:「贫贱母女成性奴,初被凌虐烙铁圈,火针皮鞭惨连叫,月月如此不忍闻。」

  穿上看守给的大红色中国古典风的刺绣蕾丝胸罩和内裤,光着脚走在冷冷的水泥地上,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幕,心里还在发颤。翠妮现在应该等到了她的下一个客人,我不敢想像她现在正受着多么残忍的折磨,我正想着花街柳巷是一个什么地方,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不像烙铁地狱一样就好,我可不想被关到那个可怕的地方去做奴隶。

  看守给我们的胸罩后面没有钮扣,也没有钢圈,胸罩底部是松紧带式的,我知道是为了客人玩我的时候容易撩开,内裤是刺绣蕾丝的,小腹当中绣着一朵大牡丹花,阴毛透过隐隐约约的蕾丝在内裤里露着,阴部被内裤紧紧的包裹着,是一套非常端庄又性感的内衣。我穿的是大红色的,露露穿的是玫红色的,配上我们农村女孩子的模样和肤色显得格外的性感。

  我们走了一会,看到一个大屏风,屏风上面竖着用毛笔字写着【花街柳巷——自古最淫第一巷,平民价格帝王福】,我想这就是花街柳巷了,转过屏风,看到一条长长的巷子,巷子两边有很多挂着红色帘子的小门,每个小门旁挂着一个大红灯笼,巷子顶部挂着的是昏黄的灯泡,灯光的颜色打在我和露露身上,显得我们的皮肤非常的细腻诱人。

  不过巷子里静静的,偶尔在某个屋子传出女人的呻吟声,除此之外没有一个人,没有一点声音。

  看守说已经到了过夜的时候,站街的女人们都已经睡了,或者正陪着客人过夜,现在就有客人在等我们过来陪着过夜。

  看守带我们站在一个开着门的小房间门口,我看见门口灯笼下的牌子里竖着用毛笔字写着淑娟两个字,我猜这应该是我的房间了。

  另一个看守离开了一会,带过来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也穿着我们和我们相似的刺绣内衣,不过是肉色的,阿姨留着大波浪的披肩长发,身材很丰满,看守对这个阿姨说:「茹凤,你和这两个小骚货讲讲这里的规矩。」

  这个阿姨把手放在腰间作了一个揖,然后站起来和我们说了花街柳巷的妓女的要求,说了好多好多,最基本的比如叫客人要叫大爷,客人都是买了通票进来玩的,可以随意嫖我们,还有女厕所在巷子尽头拐角处,茹凤阿姨还告诉我们两个如果有不明白的就来女厕所门口找她,有难伺候的客人也可以来找她。

  我感觉她人很好。

  这个阿姨和我们说了很多花街柳巷妓女的要求,我听了知道这里原来也是那么变态,心里叹了一口气,不过想想也比烙铁地狱好多了,既然早已经被卖到这个变态的地方做了性奴做了妓女,还能奢求什么呢。

  看守听见阿姨说完,然后他说:「你们两个,园子看你们表现姿色不错,叫你们来这里,这个地方只有表现和姿色出众的才可以来这里,你们识相点,如果不听话,你们知道后果。

  还有你们可以在这里自由聊天,这是园子对这里的性奴婊子们的恩待,要好好珍惜。

  茹凤在这里很久了,很会照顾这里的婊子们,有什么事情就找她。

  但是如果你们惹麻烦,客人们就会直接找到我们,你们就惨了。

  如果园子叫你们另外出什么服务,就来叫你们。」

  我们急忙说谢谢园子贱奴知道了,害怕怠慢一点。

  有两个柔弱的女孩子费力的拎着我们的行李箱来到这,然后交给我们,我想就该在这里住下去了。

  看守叫我进我的屋子等着客人,然后带着露露去了她的房间。

  我光着脚走进我的房间,这个房间比之前的那个大了一倍多,屋子里是双人床,被子枕头都比之前的好很多,屋角有一个饮水机,没有小便槽,有一个肉色的塑料大尿桶,屋子边还有一个小饭桌,两把小椅子,桌子底下还有一大箱子瓶装的啤酒,还有一大箱子瓶装白酒,箱子上挂着一个开瓶器,茹凤阿姨刚告诉我这都是为客人准备的。

  我呆呆的在屋子里坐着,不知道一会的客人是什么样子的,走廊里静静的,除了偶尔的一些女人的呻吟声,就剩下昏黄的灯光还有门前的大红灯笼照着,屋子里的灯光是粉色的,很柔和,柔和的叫人想睡觉。

  一会门开了,茹凤阿姨带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进屋来:「大爷这就是您点的妓女淑娟,淑娟这就是过夜的大爷……那我这就出去了。」

  「那么急着出去干什么?进来一块玩玩!来把内裤脱了,站那给我表演表演自慰,叫我醒醒鸡巴,哈哈哈哈。」

  这个男人淫笑着说着,一把抓住茹凤阿姨的长发把阿姨拽进屋子里来。这个男人长得就不像什么好人,带着大金链子,短头发,一身流氓气,没有素质的样子,手里还提着一大瓶啤酒,穿的也不是太讲究脏兮兮的,给我一种可怕的感觉。
  「我还要带着几个女人洗女厕所,哪天再玩吧,哪天再玩吧,晚了园子会罚我的……」

  阿姨哀求的说着,但是客人穿着脏脏的裤子一屁股坐在床上搂住我,就叫阿姨把内裤脱了自慰:「操你妈的,你今天要是不自慰给我看,我就在这打死你个老骚逼。看你是害怕园子罚你,还是怕我打死你!哈哈哈哈。」

  阿姨听见这个客人这么说,知道没有办法脱身了,偷着叹了一口气,就低下头脱下肉色的内裤,然后笑着说:「那好吧这位大爷,贱货这就给您表演自慰。」
  阿姨半蹲着,劈开腿,就用手摩擦着被浓密的阴毛覆盖的阴部,阿姨一边自慰一边用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胸,不住的呻吟着,嘴里还说:「我是骚货,我是贱婊子,自己搓逼给大爷看,骚啊,浪啊,我是不要脸的骚逼……」

  阿姨就这样自己的作贱着自己,只为了讨客人的欢心。

  我在这个陌生的男人怀里畏缩着,看到这一幕心里真的百感交集,在这里的我们这些女人命运真惨啊。

  这个流氓气的客人搂着我腿半躺在床上身子靠着墙一边看一遍咕咚咕咚的喝一大口啤酒,眼睛色迷迷的,嘴角带着淫笑。

  阿姨自慰的越来越快,呻吟声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大爷,骚逼要高潮了,骚逼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

  阿姨搓的自己阴部的阴毛上挂满了逼水,阿姨说着说着突然大声呻吟淫叫起来,浑身上下不停的抽搐,然后身体靠在墙边大声喘着气,停止了自慰:「大爷,骚货自慰的高潮了,您满意吗?」

  「满意满意!操你妈的,满意,哈哈哈哈。那就滚蛋吧!把内裤套脑袋上,闻者自己的逼味,撅着屁股像条狗一样给大爷我爬着出去,哈哈哈哈。」

  客人大笑着说着。阿姨笑着半蹲下作了一个揖,就把内裤套在脑袋上撅起屁股爬着出去了,客人看着哈哈的大笑。

  阿姨刚出去,就听见门外看守大骂道:「你个臭逼,找你半天,不洗洗厕所在这偷懒,看爷爷怎么罚你。」

  阿姨焦急着和看守解释怎么回事,在屋里听的一清二楚。客人淫笑着刚要对他怀里的我动手动脚,听见看守大骂阿姨,就像吃了什么兴奋剂,眼睛一亮放开我就拎着酒瓶子站起来出门去,我一个人呆呆的在屋里坐着好紧张,心跳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加速。

  我听见客人说:「操你妈的臭逼,你他妈的偷懒竟然赖起老子来了,操你妈的,不用园子动手,我来教育教育你!」

  看守和客人说:「咱们一起打这个臭骚逼!」

  就听见门外一阵拳打脚踢声还有阿姨的哭喊声,突然我听见几下敲击声,伴随着阿姨的惨叫,最后是啤酒瓶子破碎的声音。

  然后就是阿姨痛苦的的呻吟声。

  我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什么,我坐在床上低着头把手捂在脸上,想哭,但是不敢哭,那种痛苦和伤心难以形容。

  这就是我们这些女人的命运,客人们喜欢怎么对待我们就怎么对待我们,我们就是这些客人们的发泄玩具,在这里只能默默忍受,否则轻者挨打,重者,则是生不如死。

  过了一会,看守说:「操你妈的,一会给你包扎包扎,别你妈的在这给老子装,一会接着给我洗厕所去,清洁完女厕所再来看守宿舍给我们清洁男厕所。」
  客人说:「操你妈妈的,打死你都不解气,今天就到这,下次咱们在说,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然后我听见阿姨被看守架走了,客人气汹汹的踢开门走了进来,我被吓了一跳,愣了一下,赶紧按照阿姨吩咐我的规矩,把手放在侧腰光着脚站在地上半蹲下去作了一个揖,强装着笑颜对这个可怕的客人说:「妓女淑娟,等着伺候大爷,请问大爷想叫贱货怎么伺候您?」

  这个男人嘿嘿嘿的淫笑着醉醺醺的走到我的面前,什么也没说,非常没有礼貌的双手抱着我的脑袋就把嘴使劲的亲在我的嘴上,使劲的吻我,还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来回搅弄,可真的是恶心死我了,好臭的嘴啊,但是我只能配合着,配合着发出扭捏的呻吟声。

  男人的手在我的身上从上到下乱摸着,一直摸到我的屁股上,揉捏我的屁股,用手抠我的屁股沟,还尽力的伸到我的阴部那里,慢慢的揉弄着,弄得我慢慢的出现了女孩子的本能反应,阴部慢慢流出了春水,一种好像被干的想法从内而发在我的肉体中渐渐涌动出来。

  这个醉醺醺的男人喘着粗气,好像再也忍受不住了,把我推坐在床上,然后飞快的把自己的皮带解开,然后把裤子脱了下来,我看见一根粗粗大大的阴茎坚挺的摆在我的眼前,龟头还沾着白白晶莹的粘液,但是这根阴茎的味道好骚啊,就像好几个月没有洗过一样,可不知道怎么的了,肉体的本能突然叫我好喜欢这种骚味,我恨不得把这股骚味都吃进肚子里去,这样会叫我变得更像妓女,我这个农村来的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在性欲面前已经被本能催化的彻底凌乱了。
  我看着这跟坚挺的阴茎,好臭啊好骚,我不想吃,因为好恶心,可是本能的潜意识又叫我去忍着屈辱吃,这样肉体得到的那份被动的快感会更加陶醉,我觉得自己那么快就已经精神分裂了。

  这些念头好像在一秒当中在我的脑海里飞快的闪过,然后我突然醒过来,发现这跟粗大的阴茎已经顶到我的嘴唇上,粘液粘到了我的嘴唇,然后这跟坚挺的阴茎没有想善罢甘休,到此不前,却继续往我的嘴里使劲的猛冲直撞,我的嘴被阴茎塞进来的力气顺势张开了一个小口,阴茎全部都塞进了我的嘴里,顶着我的喉咙,我干呕了一声,客人已经开始抱着我的脑袋在我的嘴里抽插起了阴茎,龟头分泌的粘液随着我的口水弥漫了我的整个口腔,再加上这根阴茎本来的骚味,我的嘴里全是腥臊恶臭的阴茎味道,我感觉我的阴唇在慢慢的分开,好痒好痒,我想自己去摸,去释放,但是却被紧紧的禁锢在这个姿势上,叫我欲火中烧,憋得像就要爆炸了。

  突然一股感觉液体直射我的喉咙,客人喘着粗气抽出了几下,然后把依然坚挺的阴茎从我的嘴里抽了出来,我的嘴里含着一团黏黏的液体,就是这个客人的精液,他在我的嘴里射了好多,性欲骚的我仰着头张开嘴对着客人,眼神迷离着,客人低下头顺势咳了一声,往已经装满精液的我的口腔里吐了一口粘痰,我慢慢的闭上嘴,慢慢的咀嚼,然后喉咙一紧,把和着粘痰的精液吞了下去,然后对着客人贱贱的笑着,嗲嗲的说了一句,好吃。

  性欲激素真的太厉害了,我居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和肉体,我被激素和超强的性欲洗脑了似的主动的做起了这种事,不过我觉得好舒服,形容不出来的舒服,虽然是那么的屈辱,虽然我知道客人在糟蹋我,玩弄我,我好喜欢这种感觉。

  从前听村子里的同龄女孩子说过,「女孩子的性欲都是被男人开发出来的,即使自己不想,也会被开发的慢慢变得想要,男人有多变态,女人就会被开发的有多变态。」

  我想我就在被这里的客人们慢慢的开发出来,被这里的客人们把一个纯朴无知的农村女孩子的性欲本能全部彻底的开发出来,我本想拒绝,但又无力反抗,却又渐渐沉迷。

  客人醉醺醺的摸着我的脸,咧着嘴淫笑着对我说:「操你妈的小娘们,臭婊子,真骚啊,十八岁,刚刚成年,逼正最嫩,不过逼再嫩也得在这被操成老逼,越操越骚,看你就是个天生做妓女的料,挨操的贱货,操你妈的……」

  我坐在床上听着这个男人骂我,他一边骂我一边用手使劲的捏着我的下巴,把我捏的疼疼的。

  我抬着头依旧保持着笑容,我觉得自己好淫荡,我好想被干。突然这个男人给了我两个大耳光,扇的我火辣辣的,我下意识的用手摀住自己的脸揉着。「操你妈的把手拿开!」

  我把手放下,抬着头忍着委屈继续笑着,接着他又给了我两个耳光。「爽不爽,操你妈的,爷爷最擅长打你们这些臭婊子了,哈哈哈哈。」

  我被抽的含着眼泪继续含笑着被他这样挨着一个一个的耳光。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是挨打,阴部越痒痒。

  「操你妈的,把裤衩脱了,还你妈大红色的,骚货!把裤衩脱了躺床上叫爷爷品品你这骚逼有多嫩。」

  这个男人命令着我。我笑着嗲嗲的答应了一下:「好的大爷,贱货这就脱。」
  我脱下内裤,心想就要被干了,好期待也好紧张。强烈的性冲动已经叫我忘记了什么是羞耻心了,然后我把腿蜷起分开腿躺在了床上。

  客人站到我的跟前,看见我的阴部,好像看见什么美食一样,要流口水的样子,然后他马上跪在地上,手摸着我的大屁股,「哇……」,感叹完,他就把鼻子按在我的阴部上使劲的闻了闻,然后就把嘴放在我的阴部,使劲的吸吮,又用舌头从下往上舔着我的外阴和内阴。

  我感觉他使劲的扒开了我的阴唇,用舌头舔着大阴唇的内侧,舔完了这边又舔那边,然后用舌头从我的肛门一直往上舔过我张开的阴道口,尿道口,阴蒂,直到小腹最底下阴部缝隙的结合处那里。

  本来我的阴部性冲动的已经忍耐不住了,这样一舔,我被刺激的浑身发颤,控制不住的尖叫着,「啊……啊……不要了……不要了……啊……啊……」
  客人听着我叫,一点也没停下,反而舔的越来越使劲,越来越快,还在骂我:「操你妈的臭婊子,舒服吧,爽死你,操你妈的……」

  我听见客人这么骂我,我被言语刺激的更兴奋了,不住的尖叫,尖叫声连走廊都可以听得到。

  客人从地上站了起来,「操你妈的,真他妈是骚逼,爷爷先歇会,一会接着干你,干死你!哈哈哈哈。」

  客人说完,把上衣也脱了,光着身子坐到我身边,然后一把把还躺着的我抬起来,搂住,我光着屁股,只穿着刺绣蕾丝的大红胸罩,被客人拥在怀里。
  客人低头从啤酒箱子里拿了一瓶啤酒,自己一下子打开,客人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大口,然后递给我:「喝!」我愣了一下,我从来没有喝过酒,因为一个是买不起,再说一个女孩子在村里喝酒叫人家知道了感觉不是太好,可是这个客人突然叫我喝,我又不能不接过来,我害怕我说不喝下一秒他会把啤酒瓶子砸在我的脑袋上。

  我对客人笑了一下,伸出手正要去接过瓶子。

  客人对我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自己拿着瓶子把瓶口强塞在我的嘴里,就开始灌我。

  我没有心理准备,一下子就被呛到了,噗的一声把酒呛了出来,啤酒顺着鼻孔都流了出来,我一个接一个的咳嗽着,客人看见我的狼狈样,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这是在捉弄我。

  我稍微缓了一下,他不怀好意的对我说:「来,陪我喝点,呵呵……」
  又拿起酒瓶子对着我的嘴灌,我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大口,他就这样灌了我半瓶啤酒,因为我从没有喝过酒,头立刻感觉晕晕的,因为已经被折腾了一天了,好想睡觉,不过性欲被酒精刺激的更加的强烈起来,晕晕的想要被干。

  「上边喝完了,下边也尝尝吧,哈哈哈哈……」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客人把酒瓶子塞进我的阴道就灌了起来,我大叫了一声,想要躲开,但是被他的一只手死死的按住,他一直在大笑:「哈哈哈哈,来,用酒洗洗臭逼,一会老子好干你,哈哈哈哈。」

  我好想哭,但是又忍住了,我知道这个花街柳巷的环境已经是这里最好的了,我不想惹客人生气,然后被罚,甚至被赶出这里,而且那天看了烙铁地狱那对母女的惨状,我害怕离开这,我只好被性冲动麻痺着不知羞耻的对客人笑着:「大爷真会玩,好凉快,好爽,婊子还想要。」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如果姐姐听见了,肯定会给我两个大嘴巴的吧。

  「还想要是吗?哈哈哈哈,真他妈不愧是骚逼。既然还想要爷爷,爷爷就给你……」

  客人说着站起来把鸡巴对准空酒瓶,哗哗的尿了起来,尿的灌满了多半个酒瓶子,客人在我的脸上甩了甩鸡巴,把鸡巴上的尿都甩到我的脸上,我笑着对客人说:「大爷你真坏。」

  「妈的贱货,真他妈的想干死你!喝了,你不是想要吗?」

  客人说着,就把灌着尿的酒瓶子塞进我的嘴里,我两手护在嘴边咕咚咕咚的大口喝着这个肮脏不堪素质低下的客人的尿,好骚啊,尿里还夹杂着啤酒味,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已经不觉得喝尿有多恶心了,也许已经成了习惯,这已经变成了我的生活,下贱妓女的生活,不想喝也要习惯着去喝。

  客人把啤酒瓶子从我的嘴里拿开,笑着对我说:「好喝吗?」

  「嗯,好喝,好骚,婊子喜欢。」

  我用手背轻轻抹了抹嘴笑着嗲嗲的回答。

  客人骂了我一顿,又把啤酒瓶塞到我的阴道口,往里面使劲灌着,但是也许因为不太好灌进去吧,都流了一地,我光着脚就踩在这摊尿上。

  我依然笑着看着客人。

  他的鸡巴又变得直挺挺的,「操你妈的,看老子不干死你的!」

  客人使劲推了我一下,把我推倒在床上,我又躺着,我配和着把两条腿蜷起来劈开,客人扶着我的胯,就来干我。

  突然我感觉阴部被使劲顶了一下,阴道被粗大的阴茎撑开,一股充实感袭来,也伴随着一份羞耻感,和女人性本能引发的快感。男人用手扶着我的胯,一下一下飞快的的捅着我的阴道,我实在受不了了这种女人本能而来的快感了,啊啊的大叫起来,即使我是那么的厌恶面前的这个男人。

  「操你妈的爽吗,叫啊,操你妈的,看你叫的像条狗,操死你,操死你……」
  男人一边骂我一边飞快的捅着我,我被干的欲死欲活,不住的大声叫着,我叫的越大声,客人反而捅的我就越快,不长时间前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得农村女孩,现在我却在被开发成了妓女,不知廉耻的被不同的陌生的男人女人玩弄着,而且还已经陶醉了这种被动的快感,既然逃不掉,就习惯吧,既然堕落了,就把自己麻木起来吧。

  我大声叫着,突然有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从阴部飞快的袭向全身,像过电一样,但是是那么的舒服,我高潮了,我忍不住叫的更大声了,我浑身抽搐着,我一直哀求客人不要了不要了受不了了,但是客人看见我这样,捅的我更加快了,他的脸上露出兴奋,在狂笑着,在不停的骂着我:「操你妈的,操死你,操死你!」
  突然客人抽搐了几下,我感觉阴道里有一股暖流直射我的阴道深处,他把阴茎从我的阴道里拔了出来,我的阴道发出了噗的一声。

  「操你妈的,臭逼还会放屁!呵呵,真他妈的爽,坐起来,别装死!」
  我已经瘫软了,眼前迷离着喘着大气,一动也不能动。他拿起枕头往我的身上砸着,然后我看见他捡起裤子抽出裤子上的皮带,然后一下一下的用皮带抽着我,我被抽的一下子清醒了,在床上躲着,然后蜷缩在床角,「求求大爷,别打了,别打了,好疼,好疼。」

  「妈的,给我过来!」

  我手扶着床慢慢坐回床边,感觉胯部都酥透了,浑身上下已经被干的没有一点力气,但是我也要听话,坐起来,因为我是个妓女,妓女就要听客人的话,不然就又要挨打了。

  「被干的爽吗?」

  这个男人问我。

  我抬着头对着站在地上的客人笑着,嗲声嗲气的说:「嗯,爽,好爽,婊子舒服死了。」

  我刚说完,一个打耳光就扇到我的脸上,「哈哈哈哈哈。」

  男人接着看着我一阵狂笑,「笑!给我笑!」我摀着脸对着客人笑着,接着又是一个耳光,我接着忍着痛笑着,就这样他一下一下的搧着我,他狂笑着,一边打我耳光一边骂我,还往我的脸上吐唾沫:「呸!你个臭傻逼,挨操的玩意,贱货,婊子,妈的,打死你……呸!……」

  客人抽的我抽累了,做在床边又打了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我的脸火辣辣的,可能都已经被打肿了,我低着头揉着自己的脸,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眼角流了下来。客人瞥了我一眼,「傻逼,别在那坐着,站那边用酒瓶子自慰给爷爷看!操你妈的!」

  我强忍着泪水,嗲嗲的答应了一下,手扶着床硬撑了起来,拿起刚才用尿灌我的空酒瓶子,站到满是尿液的水泥地面上,分开两条腿,把酒瓶子口塞进自己的阴道,对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一边贱贱的笑着,一边自己捅起了自己,我不住的呻吟着,虽然刚刚高潮完,但是阴部又继续冲动起来,酒瓶子捅的越来越顺滑,突然又感觉一股漫过全身的酥酥痒痒的快感,我大叫着抽搐了好几下,我又高潮了,然后把酒瓶子拔出来,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喘着大气。

  「爬过来,臭逼!」

  客人命令着我。我喘了一口气,睁开半迷糊的眼睛,爬到客人的脚前,客人捏住我的下巴把我的嘴使劲的捏开,然后噗的一下,往我的嘴里吐了一口他刚咕嘟咕嘟漱过口的酒,我慢慢的把嘴闭上,抬头迷离的望着客人,微微笑了一下,把这口啤酒咽了下去。

  客人把臭袜子脱了,光着脚,挑弄着我大红色胸罩的下边,把胸罩挑起来,挑到我涨涨的乳房的上面,我的两个乳房就这么露着,胸罩勒在乳房之上。
  客人用脚揉了揉我的乳房,然后把一只脚塞进我的嘴里:「先给我你那臭嘴洗洗脚,一会爷爷就要睡觉了。」

  我双手捧着他的臭脚,一口一口的舔着,一口一口的吸吮着他的脚趾头,又一口一口的舔着他脚趾缝,我舔完了这只脚,他又把另外一只脚塞进我的嘴里,我又和刚才一样接着舔着,好臭,我觉得自己好贱。

  「操你妈的,真你妈的是贱货,喜欢舔臭脚是吧!来,问问爷爷的鞋!」
  客人拿起一只他脱在地上的大皮鞋,就把鞋里盖在我的鼻子上,「自己拿着闻!臭吧?你不就喜欢臭味吗?臭吗?臭不臭?操你妈的!」

  我双手捧着鞋,不敢不使劲的闻着,好臭啊,熏得我晕晕的,臭的令人作呕,我捂着胸口干呕了一下,「操你妈的,快闻,呕你妈逼呕!」

  我接着闻着,客人躺到了床上:「操你妈的!闻上瘾了是吗?过来陪老子睡觉。」

  我听见客人叫我,我把他的鞋规规矩矩的放回原处,爬到床上,躺在他的身边,盖上被子,他搂着我,脸对着我闭着眼睛,一只手摸着我的屁股沟,慢慢的打起了呼噜,我看他睡着了,扭身关上了房间的灯,只剩下走廊里面我们外的大红灯笼的光芒透过红红的门帘照着屋里,我这一天也累坏了,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我半夜被尿意憋醒,但是按照这里的规矩陪着客人过夜的时候是不允许去厕所的,我轻轻的聊开被子,下了床,在地上摸出尿桶,蹲在尿桶上就把尿释放了出来,尿了好多,但是按照这里的规定,尿桶在下一个客人来之前我要清洁干净的,就是都要喝光的尿桶里的尿,尿桶里的一切都不能倒掉,只能倒在我的肚子里,现在因为尿意尿出来,一会还要喝下去,我蹲着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提上内裤,轻轻的上了床,这个客人睡得很死,已经喝醉了,打着鼾声,我接着闭上眼,这里的规矩是客人甚么时候起床,我才能什么时候起床,那我就睡吧。忽然梦境里我被客人干着,阴部被一下一下使劲飞快的捅着,我一下子醒了,睁眼看见客人抬着我的一条腿用啤酒瓶口捅着我的阴道,客人咧着嘴淫笑着,我一声接着一声的呻吟着,我抽搐了几下,又高潮了,我喘着气躺着,才发现外面有些喧嚣的感觉。

  客人走下床穿着衣服,「真他妈的爽,哪天再来干你这个骚逼。」

  客人起床了,然后端起尿桶尿了一泡尿:「操你妈的,半夜起床尿尿了,骚逼,尿还挺骚的。」

  客人尿完,往我的脸上呸的催了一口唾沫,然后骂了一句,就转身推开门,这时我也跟着起床了,赖床是要被打的,俺这里的规矩要跪着送客人。这时门外站着一个穿着粉红色内衣的女孩子,留着中长披肩发,「大爷您好,我是来给我妈妈求情的,求您放过我妈妈,别和她计较,求求您了。」

  「嗯?你妈妈,妈的,刚起床就他妈遇到怪事,你妈妈是哪个贱货?」
  「我妈妈是茹凤,她被您打了,求求您饶了她,我等您半天了,就为了这个事,求求您了。」

  「呵呵呵呵,果然什么贱货生什么贱货……」

  客人不怀好意的笑着,转过头突然看见我尿桶里的一大桶尿,对这个女孩子说:「看了吗?那个尿桶,我也不叫你全喝了,跪在走廊里喝半桶,我就放了你妈妈那个贱货。」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贱货这就喝,这就喝,谢谢大爷。」

  女孩子连犹豫都没犹豫,赶忙谢谢这个男人,飞快的走进我的屋里,双手端起满满的尿桶走到走廊里,我跪在屋里看见女孩子跪在我们前的走廊里,咕咚咕咚的大口喝着我和这个变态男人混合在一起的尿,女孩子喝完了,端着尿桶仰头打了一个冷颤,又接着打了一个嗝,喘了一口大气,「贱奴谢谢大爷,谢谢大爷。」
  这个客人低头咳了一声往女孩的脑袋上吐了一口粘痰,然后就大摇大摆地走了,嘴里还骂着:「母女两个真他妈的是一对贱货!」

  等客人走远了,女孩子低着头抹了抹眼泪,起来,把尿桶端进我的屋里,看见我,低头小声说了一声:「打搅你了。」

  然后尴尬的低着头出去了。

  过了一会昨天那个叫茹凤的阿姨抱着一打衣服和一双银色的中高跟鞋进来我的屋子,我看见茹凤阿姨的脑袋上贴着一块纱布:「淑娟,这是你的几件换洗内衣,每件穿一周以后交给我去洗就好了,这是高跟鞋和一些耳坠,还有几条肉色的高筒丝袜,在门口站街的时候要穿上,去厕所的时候洗漱的时候要脱了,刚才真的很抱歉,我的女儿来打搅你了,你要是准备好了我就带你还有几个女孩子一起去洗漱,然后带你们去吃饭。」

  「阿姨您别客气……您没事吧?好点了吗?……」

  我吞吞吐吐的说。

  「哎……没事,早就习惯了,看你也是个老实女孩,哎,怎么被卖到这里遭罪,哎……女人命苦啊,被卖到这里命更苦,不过这个地方算不错了,晚上要是闲着就来找阿姨聊天。」

  「好的阿姨,我已经准备好了。」

  「哎!……遭罪啊……」

  阿姨一边叹息着,一边说。

  我按着这里的规矩端着盛饭的尿桶跟着阿姨走到屋外,看见一些女孩子已经都站在自己的门口等客人了,都穿着刺绣的蕾丝内衣,带着耳坠,踩着高跟鞋,各种颜色的,都好漂亮,腿上也都套着到大腿根的肉色高筒丝袜,看来我陪客人起的晚了。

  走廊尽头已经有几个女孩子在等着,我看见露露也在里面,这应该都是昨晚陪客人过夜的女孩子,每个女孩子手里都端着一个肉色的塑料大尿桶,每个尿桶里都有半桶尿。

  看守说,半夜要在尿桶里尿次尿,如果有客人的尿更好,尿留着为了和着饭一起吃了,为了从一起床就提醒我们知道自己是下贱的臭骚逼。

  我走近了才发现不只是像我那么大的女孩子,还有三十几岁的少妇,比我年龄大的有好几个。我发现露露左眼青了,好委屈的样子看着我,好想对我这个唯一有点熟悉的人哭诉什么。

  然后,我们就光着脚跟着茹凤阿姨往走廊里面走,去洗漱,我路上想着今天该要怎么过啊,会发生什么,但愿一切都好。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未婚妻拍av】作者:benchuchuben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