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婆媳关系   人妻小说 

「来~露露,我们给周校长敬一杯。」新郎官魏州拉着穿着一身大红色中国
新娘旗袍服,笑容甜美的新娘陈露,给一位头发花白,戴着金丝眼镜的肥胖老人
敬酒。
这位老人年过70却沒有退休,依旧手掌大权。可见背后的势利坚硬。
也许放在大城市裏,或许只是一般般。但起码放在这个三缐的小城市裏,是
魏州陈露这对新婚夫妇打死都不敢得罪的人。
不过这位周姓老人,却是出了名的平易近人,德高望重。又是这座小城市裏
唯一的重点公立高中的校长。
魏州和陈露的婚礼,这位周校长也是出了很大的力。婚礼的司仪,婚车,酒
店等等。这让魏州很是感动。
周校长会这样帮助,在魏州看来,是因爲他不仅是周校长的那所高中裏,平
均成绩最高,一类大学录取最多的班主任,更是因爲他和周校长家是20多年的
邻居。
自己爷爷过世后,周校长就搬家了。不过自己母亲每年都还带着自己去周校
长家拜年的。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魏州觉得这个应该是占了很大的原因。
不过新娘子陈露却不是这样想的。她知道这个周校长爲何这麽卖力的给予帮
助。
热鬧的婚礼从中午办到晚上,衆多亲友都是喝的烂醉如泥。
剩下的人不多,都是特别亲近的亲朋。其中周校长就是其中之一。
不胜酒力的周校长在一间客房裏休息。而魏州正陪着在婚礼上帮忙而顾不上
吃饭的一帮亲朋在客厅裏吃喝。
陈露被魏州安排去照顾周校长。他怕招待不周会让陈露也进入重点高中,进
入编制老师的计划泡汤。
「啊……喔……嘶……喔……嘶……嗯……哦……」周校长休息的客房裏。
陈露穿着浅肉色的超薄丝袜骑在了周校长的脸上。来回扭动的屁股迎合着周校长
舔在她被丝袜包裹的阴蒂的宽长肥厚的舌头。
「啊啊……主人……哦……不能舔了……啊。不要……会被发现的……」陈
露虽然嘴裏说着,但扭动的翘臀却更加的卖力。
「小婊子,老子舔的你爽,还是那个绿帽老公舔的爽?」周校长此时哪裏还
有平时的德高望重的模样,好像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神色狰狞的色情老头。
「爽……啊啊……主人舔的最爽了……啊啊……」
陈露的脸属于可爱型的。刚刚垂肩的长发,微斜的齐刘海,搭配是的1。5
8的娇小身材。
大大的眼睛却透着一股妩媚之色,圆鼓鼓的包子型乳房沒有成熟女人的高峰,
却胜在形状好,弹性好。单手刚刚握住的乳房,才是老男人的最爱。
陈露来自一个偏僻的小县城,家裏还有一个小弟弟。农村人的思想就是重男
轻女,包括陈露本人。陈露大部分的工资都给了家裏供弟弟读书。但就算这样,
父母依旧觉得弟弟的钱不够用。
还好遇到了魏州,一个三缐城市裏的老师。一个可以把她弄到了重点高中实
习,还有望进入编制内。
这是陈露这个农村女孩想都不敢想的。这也是她愿意跟一个长得像头猪一样
的魏州结婚的最大原因。
虽然陈露是穷人家出来的,爲了弟弟愿意牺牲自己。但不代表沒有少女心。
她也想找个帅的王子,或者是有钱的富二代。
她知道自己的本钱,虽然初到这裏的时候,自己穿的是土的掉渣,但依旧不
乏追求者。
所以被有钱的公子哥伤过几回后,遇到丑但对她好,还能让她进入教师编制
魏州后,她就一心的跟了他。
魏州也说话算话,托周校长这层关系,真的将陈露弄进了学校裏,只是编制
的问题,迟迟不见动静。
魏州一次又一次的保证让陈露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虽然陈露沒有表露出什麽,但内心是非常生气的。但她聪明,应该说是越来
越聪明。她知道她需要魏州,需要这个魏太太的身份。
势利心越来越重的陈露,竟然背着魏州拿着自己存的私房钱去找了周校长。
只是她沒想到,这个周校长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
当时陈露拿着私房钱,忐忑不安的敲响了周校长的家门。
陈露的到来,周校长沒有一丝意外。似乎早有预料的神色让陈露更加的不安。
「周校长,我今天来……」陈露刚坐下,就不安的准备直奔主题,却被周校
长给打断了。
「我知道你来的目的。」周校长的话让陈露一愣。
「你的钱我不会要的。每天都有人给我送钱送礼的。我不需要。」周校长的
话让陈露心裏一沈。
「那……周……周校长,你看我跟魏州都好了这麽久了,魏州又跟您是邻居,
您是看着他长大的啊。」陈露面露难色,不甘心的还是将魏州扯了出来。
「他也跟我提了几次。可是你知道我爲什麽沒有答应吗?」
「爲什麽?」陈露下意识的就开口问到。
「呵呵,这个世界上从来沒有不劳而获的事情。你明白吗?喝茶,喝茶。」
周校长意味深长的看着陈露。
「哦,哦。那我,我能爲您做什麽?」陈露拿起茶杯,喝了口问到。
「沒什麽,就是让你改变一下自己的思想。」周校长的话越来越让陈露煳涂
了。
可当她再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脑袋突然很晕,接着便不省人事
了。
等陈露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穿了一件粉色的蕾丝吊带裙,下身穿着从
未穿过,只看过的肉色开档连体裤袜,和一双粉色的高跟鞋。
刚清醒过来,突然感觉阴道裏一阵酥麻的感觉。
「唔唔」她刚意识到自己被强奸,准备本能的开口喊叫的时候,一张嘴巴堵
住了自己的嘴巴。
宽厚的舌头在自己打嘴巴裏肆无忌惮的搅动,吸允。被侵犯却又感觉很是舒
服,魏州的舌吻跟这个人比,简直就是小孩子。
「小母狗,醒啦?爽不爽……哈哈……」周校长见陈露醒了过来,便将陈露
的身子抱了起来,让陈露趴在床上,沙发上,然后半蹲在陈露的屁股上,用大鸡
巴用力的抽插。
「啊啊……啊……不要……哦哦……周校长……求求您了……啊啊……」原
来周校长在茶水裏放了药,趁机侵犯陈露。
陈露被周校长的大鸡巴插的粉拳紧握,头颅时擡时垂,欲拒还迎。连她自己
都弄不清楚自己爲什麽会无法自拔这种被强奸的感觉。
周校长的大鸡巴不论是尺寸还是技巧,都不是魏州可以比的。但两人的性生
活一直都还和谐,这是陈露一直觉得的。
可当周校长迷晕自己,给自己换上奇怪的服装,将自己摆弄各种奇怪羞羞人
的做爱姿势后,她发现有种快乐,在魏州那裏体会不到。
周校长十月怀胎似的大肚子,重重的压在陈露娇小的身躯上。陈露穿着肉色
丝袜粉色高跟鞋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夹住周校长的肥腰。
在周校长一耸一耸的抽插中,陈露感觉自己要快乐的飞上天了。紧闭的双目
上颤抖的睫毛,双腿时而张开时而夹紧,淫水在噗呲噗呲声中流出体外。从肉缝
裏被大鸡巴挤出来,顺着细缝流向菊花,流向床单上。
陈露良好的身材比例让不够高陈露看起来也是长腿。圆润笔直,不瘦不肥,
恰到好处的长腿搭配肉色丝袜,周校长简直爱不释手。一连好几个小时的玩弄,
让陈露疲惫不堪。
在周校长最后一次射精射在陈露的脸上后,就搂着陈露沈沈的睡去。
而陈露,因爲疲惫而迷迷煳煳,但心中却感觉有种异样的温暖和满足。
第二天醒来后,陈露被周校长搂在怀裏,有些反感又隐隐感到兴奋。
说实话,激情过后,这个比魏州还要胖的老人,让陈露很是厌恶。但却又喜
欢老人的尺寸和技巧。还有那些千奇百怪,让女人娇羞不已的姿势。
甚至连辱骂都变成了性爱的催化剂。被一个老人当做狗一样的骑,一边被骑
还要一边默默承受羞辱的语言。
「不行,我只是来争取编制的。不是来做婊子的。」陈露感觉自己不对劲,
对强奸自己的人竟然不是那麽排斥。这让陈露醒悟过来,深觉后怕。
「你想要走,我不留你。你想要入编制,就不要想了。」
就在陈露挣脱周校长怀抱的时候,周校长突然说出了这段话。
这让陈露一愣,沒想到被强奸后还是这样……
「不过……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倒是可以将你进入编制裏。」周校长话
锋一转,有重新给了陈露希望。
「周校长,是什麽条件,说来听听啊。」陈露见周校长沒有继续说下去的意
思,突然明白过来了。
已经坐起来的陈露又重新依偎在周校长的怀抱裏。
「很简单,第一,嫁给魏州。第二,做我的情妇。」周校长伸出两根手指,
在陈露的小穴处游走。
陈露心中一惊,前面一个还好。自己也打算嫁给魏州。但是后面一个,竟然
是做他的情妇?
叮叮……叮叮……
当陈露犹豫不决的时候,老妈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妈,怎麽……怎麽了,别哭了。妈,你慢点说。什麽?」陈露接过电
话,顿时五雷轰顶。
陈露的弟弟跟别人打架,打断了别人的腿,别人索赔10万。不过好说歹说
总算是将赔偿款压到了4万。不过就这四万,家裏都是之前陈露打工邮寄回去的
钱攒起来的。
沒了这四万,陈露弟弟的学费就沒有着落了。
「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的?」陈露突然间觉得很累很累。家庭的负担快要压
垮他了。她好像有个人能够帮她扛下来,可是……魏州的经济条件也不是那麽好,
而且,他妈妈也不会让他的钱交给自己管。所以,她一定要进入编制。
「嗯」陈露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个办法。于是轻答了一声。不过嫁给魏州
就可以进入编制,这算是两全其美了吧。起码在外人看来是这样的。
「考虑好了?可不能反悔的,反悔是会有惩罚的,而且还是你不能承受的那
种。」周校长指了指茶几上的一台dv说到。
陈露这才注意到那台dv,也是此刻才明白,自己根本就沒有选择。
当周校长打开dv,播放着她全身赤裸和穿着那些羞耻衣着的个人画面,陈
露就明白自己再也翻不了身了。也明白爲什麽周校长会说改变思想和付出才有回
报了。
可陈露并不情愿,毕竟周校长年纪大,又胖得像猪。他连魏州都看不上,又
何况是周校长?她的梦中情人应该是像**明星一样,又帅又有钱。
「回去吧,回去就跟魏州提结婚的事,钱不用担心。我会帮你们办的风风光
光的。」周校长将手指插入陈露的嘴巴裏搅动,然后将带着口水的手指含回自己
嘴巴裏吸允,还感叹香甜可口。
陈露离开周校长家后,思绪万千。她原本想着嫁给魏州都已经够让自己委屈
了。现在还要做不要脸的地下情妇,还是一个老男人的情妇,这让她更觉得委屈。
不过虽然要伺候两头猪,但是生活却有了保障了。特别是周校长,自己进入
编制应该是沒有问题的。做他的情妇,也许还可以往上爬。这样家裏的经济也会
好转,说不定以后还可以将弟弟也弄到这裏进入编制。
陈露由起初的委屈,不甘心,悲愤到展望美好的未来,不过也就是从周校长
家到她家的距离。
如果魏州知道了,也许真的会绝望。自己看似容貌清纯可人的老婆竟然如此
不要脸,些许的廉耻心瞬间被贪欲瓦解。
也许陈露真的就沒有真心,男人在她眼裏,就是用来利用的。所以才能对周
校长的强奸只是觉得太委屈,而沒有太多的羞耻感。
陈露回到家裏,跟魏州提了结婚的事。魏州开心的简直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
人了。
甚至连陈露提的8万的彩礼也沒有异议。虽然他全部家当也只有十几万。
不过好在魏州的母亲,一个55岁老教师,风韵犹存的老教师给了这对新人
帮助。给了他们5万。
周校长在接到这个「消息」后,也开口以魏州去世的爷爷多年交情以及多年
邻居的理由,帮助这对新人筹办婚礼。
魏州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爲什麽这样觉得呢?
因爲魏州疼爱他的爷爷去世后,父亲也因车祸去世。母亲虽然疼爱他,但是
却非常严厉。母亲的全名是冯素兰。冯素兰这三个字在这所学校裏,可是出了名
的有威慑力。
常年不苟言笑,刻闆,严厉,强势。这就是冯素兰带过学生给她的评价。但
是她带的班,却是成绩最好的。
冯素兰对魏州也从来不苟言笑,管制甚多。哪怕是经济上的。这也是陈露不
喜婆婆的原因。
这次母亲一下拿出5万给魏州,魏州忽然觉得母亲也是很通情达理的。而周
校长的举动更是让魏州感动。
母亲拿5万,那毕竟是母子。可周校长怎麽说,也是外人。哪怕两家关系很
好。
这次拍婚纱照,订酒楼,联系婚车,司仪。全都是周校长帮办的。魏州可以
说是以极低的价格办了次婚礼。等到收红包,就等于是赚了一笔了。
魏州开心,陈露也开心。她沒有想到周校长这麽有能耐,居然给他们家节约
了那麽多钱。但更开心的还是周校长。
拍婚纱照的那天,魏州陈露来到周校长帮忙联系的婚纱店裏拍婚纱照,沒想
到周校长过了一会也来了。
「周校长,您怎麽来了。来,快坐。」魏州看到红光满面的周校长挺着大腹
便便的肚子,满脸微笑的来到婚纱店裏,连忙迎了进来。
「沒事,我不来,你们怎麽打折呢?」周校长这话说的挺温暖魏州的。
但陈露却见到周校长的时候,脸色有些不自然。
「露露啊,啧啧,你今天真是漂亮啊。太美了。小魏真是有福气啊。」周校
长满眼淫光的看着陈露。
「呵呵,那是的,那是的。我能娶到露露,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魏州
也觉得自己真的是福气不浅。却沒有觉得周校长喊自己老婆也喊露露太过暧昧了。
「哦,还有一事,算是给你们的另一件结婚贺礼吧。露露下个月就可以进入
正式编制裏了。怎麽样,高兴吧。」周校长笑着说到。
「真的吗?太好了,太感谢了您了,周校长,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您了。
露露,快来谢谢周校长。」魏州一听这话,顿时开心死了。他答应帮陈露进入编
制的,却三番两次的让陈露失望,他自己也不好受。沒想到结婚的时候还有这件
喜事。真可惜算是双喜临门了。
「哈哈,不用说什麽报答不报答的。露露再学校裏好好教书,就是对我的报
答。我相信,她也一定会主动的,努力的报答我。对不对,露露。」周校长这话
听起来太过官方,但是陈露哪裏听不出来是在对自己说。
魏州对周校长的官话习以爲常,沒有听出话中话来。还开心的不停的道谢。
还说露露一定会主动的,努力的报答校长。这让陈露气的瞧不起魏州。虽然知道
魏州是被蒙在鼓裏了。
「今天是先去拍外景吧?」周校长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啊,是的,今天天气好。」魏州连忙回答到。
「小魏,你的驾照好像考了有些日子了吧。」周校长又问到。
「嗯嗯,有几个月了。」
「这样吧,你今天开我的车,我和露露做后排。你可要认真开啊。」
魏州自从考了驾照就一直想开车,可无奈郎中羞涩,原本是想跟陈露商量下
买个二手车练练手。可还沒来得及说陈露就先提出了结婚,这结婚是大钱,虽然
有些周校长的帮衬话费要省去很多,但这也无法让他再开口买车了。
周校长的提议让魏州很是动心,也沒多客气就答应下来。
一旁的陈露看着魏州,满腹心事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婚纱店员工一辆车先行,魏州激动的拿着车钥匙上了周校长的越野车。
周校长给陈露绅士的拉开车门,这麽一个小小的不能再小的举动却让陈露无
形中对比了魏州。暗自觉得成功的人就是不一样。魏州这是要教一辈子书啊。
魏州沒有注意到陈露的脸色,他一心的欣赏着中控台。
「哎,周校长。您车上的后视镜怎麽沒了?」魏州欣赏了半天发现内后视镜
沒了。
「哦,我不小心弄坏了,还沒来得及换新的。这个不是太影响驾驶。你小心
点,开慢点就行了」周校长听到魏州提起后视镜,想了下被自己拆下来丢在路边
垃圾箱裏的后视镜,淡定微笑的解释到。
「才摸了几下就这麽多水了?果然是条母狗啊!」魏州适应了后,便出发跟
在婚纱店车后面。兴奋的魏州注意力全在车和路上。浑然不知自己即将成爲自己
妻子的陈露,正张开黑色丝袜的双腿,任由周校长的一只粗壮的大手在她的骚穴
裏搅动。沒搅动几下,淫水便打湿了周校长的手指,于是周校长便用手机打字挑
逗陈露。
陈露脸泛娇红,手指死死抓紧真皮座椅。阴道的刺激让陈露非常想要呻吟出
来。却又不得不压制。
这种当着自己未婚夫近距离偷情的快感,是陈露从未体验过的。她知道周校
长特意跑过来是爲了自己的身体。但却沒有想到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可偏偏自己
又不能拒绝。
更让陈露沒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会对这样的刺激産生了快感。这让她内心震
动不小。
周校长一路在魏州缓慢平稳的车速下不停的搅动陈露略黑的阴道和阴蒂。淫
水在陈露颤颤抖抖的身体下就在了真皮座椅上。车内充斥了一种催情的味道。但
是专心开车的魏州,竟然沒有注意到。
婚纱店给魏州陈露取得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阳光洒进树林,看上去温馨又
浪漫。
来到目的地后,周校长就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着休息。婚纱店就开始爲陈露
和魏州换衣拍照。
这期间,周校长沒有找到机会去调教陈露。却意想不到的是陈露扯了个上厕
所的借口,主动找到周校长,躲在远处更茂密的树林裏给周校长的大鸡巴口交。
「啊……小骚货,啊……喔……这麽……心急……啊……嘶……嘶……喔…
…」周校长的裤子褪到膝盖,陈露跪草地上,上身赤裸的双手握着大鸡巴卖力的
吸允。
时间紧迫的刺激促使两人都不得不盡快完事。十几分锺后,陈露的脸上和嘴
巴裏,都满是乳白色的精液。更甚被周校长调教的吞下了嘴巴裏的精液。
匆匆完事后的陈露简单的清理了一下,然后回到拍摄地点,在拍摄的指导下,
用刚刚吸过周校长大鸡巴的红唇和魏州深情拥吻。
结婚照外景拍了两天,选了4个地方。周校长都是全程陪同。,当然,周校
长也是见缝插针的调教陈露。魏州则被周校长的举动感动的是无以复加了。
而陈露看着一脸感激的魏州,内心裏充满了鄙视。自己老婆被人蹂躏,他却
一无所知。真是有种被他的蠢气到哭的沖动。
外景拍完后,就剩下室内的结婚照了。第三天,周校长依旧跟了过来。
趁魏州换服装的时候,周校长偷偷的拉着陈露进入女更衣室裏挑逗的陈露。
每次挑逗一会就放陈露出去拍照。
有了周校长的帮助,这家店的婚纱可以随便换,不管多贵的。喜欢就可以拿
去,不用租,是送给她的。这是周校长早就对陈露说过了的。
陈露也只是个小女人。贪钱的性格从农村出来就渐渐暴露出来。势利眼的她
更是对周校长的慷慨无比满意。
女人都喜欢婚纱,但是越漂亮的价格越昂贵。但是陈露却沒有这样的烦恼。
这是陈露第二次觉得做周校长的情妇,似乎也不是坏事。
而周校长也正好利用陈露不停的换婚纱的机会,一直躲在女更衣室裏,等着
陈露回来给自己调教。
「骚货,来,将这个塞进去。」第三次进去的时候,周校长拿出来一个红色
的跳蛋对陈露说到。
陈露从未进过情趣店,也不长上网,从农村出来,老公又是个木鱼疙瘩。哪
裏见过跳蛋。
「这是什麽?」陈露好奇的问到。
「嘿嘿,我帮你塞进去,等下你就爽翻了。」周校长也不给陈露解释更多,
直接将陈露单手反抱起来,就是头朝下,脚朝上。
命令陈露想来双腿,接着扒下肉色连体丝袜,用舌头舔着阴道,刺激更多的
淫水出来。
再等到淫水充分滋润阴道后,周校长将无缐跳蛋塞入进去,然后又舔了一会
就放陈露下来。
陈露再等到跳蛋塞进去后,并沒有觉得有什麽。刚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周
校长按了一下开关。顿时让陈露啊了一声,整个身子差点倒了下去。还好周校长
马上又关了开关。
「怎麽了,露露?」跟摄影师正沟通的魏州,听到陈露的惊唿声,连忙跑到
女更衣室的门口问到。
「哦,沒事。我……我滑了……滑了一下,差点……差点摔倒了。沒……沒
事了。」陈露在裏面刚意识到不好,还在想着理由,魏州满是关心的声音就传了
进来。
可还不等陈露回答,周校长的双手就抱起了自己的大腿,分开到最大的角度。
然后直接端着自己往大鸡巴上坐上去。
大鸡巴插入的瞬间,陈露就像不顾一切的享受。可是陈露还不敢这麽做。她
还沒有堕落到那个地步。
再加上周校长又在耳边命令她必须回答。这才结结巴巴的解释到。
「哦,沒事就好。不要急,露露。」魏州的关心沒有丝毫打动她。她此刻正
被大鸡巴插的意乱神迷。
双手捂住嘴巴,任由自己洁白光滑的背部被周校长的大肚子顶着。略黑多毛
的肥鲍鱼被粗壮肥厚的大鸡巴从下面顶着。紧实圆润的包子乳房随着抽插的力度
上下晃动。
当陈露阴道裏的跳蛋随着周校长大鸡巴的插入而顶的越来越向裏去,当自己
越来越有感觉,随时都要达到高潮的时候,魏州的声音又再一次在门外响起。
「露露,好了沒。摄影师在催了。」
「好……好……了……马上……马上就来了。」陈露一听到魏州催促的话,
顿时内心生了很多怨恨。不过却还是不得不回答。
想要拖延一下争取达到高潮,却发现周校长将自己放了下来。大鸡巴离开阴
道的瞬间。那空荡荡的感觉让陈露犹如失去了自己一样。
陈露回头望去,只看见周校长满脸的得意。她知道周校长是故意的。
陈露做爱,只好换随便件婚纱出去。她能做的,就是盡快拍完这套,然后装
作不满意,赶紧再进来继续之前的快乐。
陈露急忙之色浮现脸上,摄影师都看出来,而魏州却沒有。
拍完一套后,陈露看也不看的就说不满意,想要换另外一套。刚擡脚,阴道
裏一阵震动。刺激的感觉让陈露忽然脚软跌倒。
魏州吓了一跳,连忙去扶陈露。
「沒事吧,露露。是不是脚崴了?」魏州关心的问到。
「沒……沒事……你……你不用管我。我……我……我沒……我……我沒崴
到脚……可……可以自己站起来……」陈露低着头,盡量让头发遮住羞红的脸颊。
阴道的那颗跳蛋,被大鸡巴顶到太裏面了。震动的刺激让陈露几乎快要受不了了
而呻吟出来。
颤抖的双腿却不是如同她自己说的那样自己可以站起来。最后还是在魏州的
搀扶下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女更衣室。
「露露,别换了吧。要不休息几天再来拍啊。你这样,我不忍心啊。」魏州
见陈露走一步晃三下的坚持要换婚纱,还说不能耽误结婚的进度。这让魏州心裏
甜蜜的要死。认爲陈露太爱自己了。
「那我跟你一起进去吧,我扶着你,要好一点。」魏州的这个提议直接被陈
露拒绝。
「不……不行。你……你先去……先去休息一下。我……我……真的沒什麽。
等下换……换好了就出来。」陈露不等魏州回答,鼓起一口气,强忍着阴道酥麻
刺激的感觉快速的进入更衣室,然后反锁更衣室门。
「唿……唿……」进入女更衣室后,陈露背靠着门,大口的喘着气。她害怕
魏州非要坚持进来而自己坚持不让会让魏州産生怀疑。
「怎麽样,是不是很爽?」周校长看着蜷缩在门后的陈露,笑嘻嘻的在陈露
的耳边轻轻的说到。
陈露娇喘连连的沒有回答。而是伸手去抚摸那根依然粗壮的大鸡巴。
「露露,你慢一点,别急。不会耽误进度的。我就在门外,有事你就吱声。
」魏州关心的话语又飘了进来。陈露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就轻啓朱唇,含着周校
长的大肉棒吸允起来。
吸了一会,周校长突然又在陈露的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只见陈露沈默了一会
就站了起来。
只见她脱掉婚纱,胸罩。只穿着白色的吊带丝袜,白色的蕾丝内裤和一双白
色的高跟鞋双腿分开,双手撑在门上。嘴巴裏还说着话「老公……老……老公…
…」
「啊,我在,我在外面,怎麽了,露……老婆,老婆,怎麽了。」魏州听到
陈露称唿他爲老公,这很意外。虽然快要结婚的人相互称唿老公老婆很平常。
但陈露却不肯,一直都是喊对方的名字。这应该是陈露对魏州不是很满意的
原因吧。
此时突然听到陈露喊自己老公,而且声音还挺温柔娇媚,这让魏州很意外,
刚回答露露,发现可以喊她老婆了。于是连忙改口,甜蜜的回答到。
「沒……沒什麽……只是想听你说爱我……」陈露这种含羞的语气其实是因
爲自己的内裤又被扒了下来,周校长的大鸡巴正一拱一拱的操着她的骚逼。
「啊?」魏州沒想到是这个事情,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头看了一下,发现那些
工作人员都在偷偷笑着。这让魏州很不好意思。
「老婆……等下回家说给你听吧。」魏州小心的说到。
「不……不行……你……你要是不说,婚……婚就不接了。」陈露一边断断
续续的说到,一边享受着近在咫尺的背叛带来的快感。
门外魏州甜蜜幸福的难爲情,门内陈露兴奋快乐的道德沦丧。
两人看似只隔一道木门而已,但其实是魏州不再拥有陈露的斩断之门,也是
陈露抛弃人性的断后之门。
婚纱照的快乐随着陈露再次咽下大量的精液而告终。洁白的婚纱下,是一具
还沾有精液和淫水的肉体。如果摘下头纱,就看得到头顶部位头发上的精液。
在陈露一再坚持,周校长一旁帮劝下,让陈露穿着婚纱回家。
而陈露以魏州不帮自己,不爱自己爲由,不坐魏州开的车,让他自己坐公交
回去。而她自己则坐周校长的车回家。
陈露在魏州无奈得眼神下上了周校长的车。侧脸都能看出上了车之后的陈露
笑逐顔开。
魏州失落极了,他后悔不该不停陈露的话。他都沒有意识到,这根本就不是
婚纱的问题。
「小骚货,这下开心了吧。」周校长一边开车,一边对坐在旁边俯下身子低
头埋在自己裤裆裏吸允大鸡巴的陈露说到。
「沒呢,母狗还要吃。」陈露听到周校长的话,擡起头来说了一句后又低下
头去吃。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