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愛好,我變成淫婦(1-9)   人妻小说 

(一)

我叫熊美怡,臉蛋兒,長頭髮,身高160公分,體重46公斤,28多歲,我的三圍是36D-27-36,雙腿白晢修長,臀部渾圓高聳,一對乳房豐滿尖挺,常引得路邊的男子頻頻回頭。

丈夫比我大兩歲,他是一個很健壯的男人。我很愛我的老公,我們兩個都是性欲非常強烈的人,平常每周我們都要做愛四次以上,每次他都弄得我高潮疊起,他在性 方面給與我極大的滿足。老公也是一個很寬容的男人,他從不對我提什麽要求,也從不在意我與其他男子過分接觸。有時我和其他男人談話時帶點風騷,甚至身體的 接觸,他也沒有反對。



我和老公的兩人生活一直過得很快樂。一天,老公不知何故在辦公室工作時突然昏倒,他的同事立即把他送往醫院,經醫治後身體各方面基本上沒有問題,但……他 在性事方面卻出了問題,他不能時時勃起,就算能勃起也不長久。看醫生,醫生說是神經性失調,如果受到合適的刺激,是可以恢復的。



於是我們觀看一些三級甚至四級的色情影片,老公甚至要我模仿色情片中女演員的淫蕩動作,我起初有點難為情,但為了愛我的老公,也為了享受性愛的樂趣,他要 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開始時對他都有些刺激,還有點幫助,但後來效果對他的作用並不太大。反而那些集體性交、戶外裸露、全裸打野戰的鏡頭卻看得我骨酥肉肉 麻、臉紅耳熱,更使我心蕩神馳、心癢神往,久而久之我的色慾難禁,有一種躍躍欲試的衝動。

老公的情形每況愈下,於是我又從一些影帶上學著,給他跳脫衣舞,初時也能令他的陽具勃起,但很快他便軟下來,依然弄得我到喉不到肺。



一天晚上,老公叫我給他跳脫衣舞,他把廳中的燈光調較到很昏暗,但他沒有拉上窗簾。

「老公,你還不拉上窗簾?這樣會給人看到的。」

「老婆,我就是想給人看到啊,這樣會使我很興奮的。」



老公要我做什麼我都遷就他的,我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來,直至脫至清光為止,我全身一絲不掛的站在廳中,窗外的燈光和廳中昏暗的燈光交映照著我赤裸的肉體,老公還要我正面對著窗戶,好像要讓人看清楚我乳房陰戶似的。或許會有人窺看到我赤裸的肉體的,我感到自己的臉很燙身很熱,這時老公陽具堅挺。他告訴我當我在脫衣時他幻想著我穿得很性感的在戶外,然後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脫去,最後一絲不掛的裸露,這樣的幻想使他非常興奮。那天他在廳中的沙發上抽插我的陰道。



以後的幾次都是這樣的做,最初他也有點起色,但多做幾次之後,情況便不理想。老公對我說幻想始終是幻想,總不能令他的陽具持久勃起,有時又半軟不硬。他希望幻想能成真,要求我穿得非常性感暴露的出外。但我始終有點害羞,怕陌生男人那種色眯眯的眼光。我頂多穿一些低鬆濶領口的上衣或背心之類,半截裙頂多離膝十至十二公分(四至五吋)。



「你不怕我穿得太性感暴露嗎?」我問他。

「不會,你穿得越少越暴露越好,甚至全裸更好。我會好興奮。」

「你不怕你老婆給人家看蝕了嗎?」

「我絶不介意別的男人看啊,妳的身材這麼好,越多人看越好啊。」

「人家摸我、揩我油怎麼辦啊?」

「好啊,我很喜歡看到別人摸你,甚至……」

「甚至什麼?」我一聽老公這樣說也猜到十分八分,心卜卜的跳。

「甚至你和別人幹上一幹啊?」



「我是你老婆呀,怎可以和別的男人幹呢?」但我那種心癢癢被

撩惹起來。

「真的,每當我幻想你和另外的男人一起愛撫,我就開始興奮,想到你的手捉著那男人又長又

粗的陽具把玩,帶它進入你的迷人小洞,大力的抽插你的陰道時,我就興奮得不得了。」

「唔,很難為情啊。」老公說得我也心思思起來。

「怕什麼,以後你願意和哪個男人做愛就去做,你願意什麽時候和人做愛就什麽時候做,我一定不會不高興,你做得越多我會越興奮。」

「哎呀!我是你老婆呀,又不是街上的妓女。」



「別生氣,別生氣,我也是爲了我們好嘛,幻想始終不是真實,如果來個真的,我想我或者能借此回復的,況且,我也知道你壓抑得辛苦,也想讓你有個解脫嘛。」

這後一句倒正說中了我內心最隱秘的慾望,如果真的可以幫助他,我做什麼也無所謂,想到這?,我的氣也消了。

「好吧,老公,你要我怎樣做都可以。」

「以後無論你與哪個和多少個男人做愛也好,只要你回來告訴我,讓我知道,哪我是會很興奮的。」

「但如果真的這樣做,我感到好羞恥,自己好淫蕩啊。」

「真的,老婆,我一想起我家有一個淫蕩的女人,我就會覺得好興奮。 」

「那我就給你做一個淫蕩的女人,但我只是爲了你。」

二)



一個周五的早上,老公神秘地拿出一件裙子,說是給我買的,讓我試一試。

我從床上爬起來,由於我是裸睡的,全身一絲不掛,大早上的也不想麻煩,於是直接將裙子穿在身上,效果還不錯,是一件絲織連身短裙,下擺很短,離膝有約十吋 (二十五公分),我知道這樣的裙子穿著要特別小心,否則很容易走光的。誰知老公叫我就穿這件裙子上班。



「好哇,但我得先把內衣穿上呀!」

「不,我就想妳不穿內衣直接穿這件裙子。」

「那怎麽行,別人一定會看出來的。這裙子這麽透,別人會看到我下面的!」

「我就是想這樣,求求妳。妳不是說我要你怎樣做都可以的嗎?」他苦苦哀求。



唉,我只好答應下來,直接穿這件裙子去上班,甚至不能穿長統絲襪,但我仍然覺得很荒唐。 老公說今天和我坐地車去上班。他又說我們分開上車,他在旁看著我。

當我一來到車站,我已感到好多好多的眼光投射在我身上。我想周圍不少男人能夠很容易地通過我光滑的衣服曲線看出我?面沒有穿內衣,一對突起的乳頭將胸部尖尖地頂起,而臀部光滑的曲線暴露出沒有穿底褲的事實,我似乎感覺到,幾根陰毛已經穿過絲質短裙而鑽了出來。



進了車廂,人很擠,沒有空座了,大家都互相擠壓著,而我剛好找到面對座位的一個空位站著。我站立的位置附近沒有扶手柱,我只好伸高手拉住上面的吊環才能夠站穩,但糟糕的是同時把短裙的下擺提得更高,幾乎將我整個白皙的大腿都暴露在我下面坐著的那個男人眼?。



我逐漸發現,隨著車子的搖晃,他總是死死地盯住我的下體看,我突然意識到:他可能已看到我的陰戶,我突然覺得自己雙臉通紅,同時又感覺到周圍有些男人有意 無意地挨在我身上各個部位,更有人裝作無意的用手肘劃過我的胸前尖挺的乳頭,我羞愧難當,但又毫無辦法。尤其是下面的那個男人,我知道他正在直勾勾地盯著 我的下體,但我卻不敢看他。



想著自己赤裸而修長的大腿甚至連交彙處最隱秘的私處都完全坦蕩地暴露在一個陌生的男人眼前,覺得自己就像下身完全赤裸地站在公共車廂?,暴露在一群陌生的 男人面前,在極度的緊張下我感到了一種意外的刺激,我好像變成了那些性愛小說的女主角,這時我突然覺得下體變得潮濕,我濕了,我覺得慢慢地有液體正流出體 外。糟糕,我拚命加緊自己的雙腿,以防真的有性液流出來被別人看到了,那將是多麽令人羞愧的事呀!



突然,更糟糕的事發生了:我清晰地感覺到,臀部不再貼著自己光滑的衣裙了,而是蹭在不知什麽人的衣褲上。天呀,有人從身後將我的短裙下擺掀起到了臀部上面!我本想看看老公在何處,但似乎不見到他的蹤影。突然一隻溫暖寬大的手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臀部上。

怎麽辦?怎麽辦?我大驚失色,心跳驟然加快,完全不知所措。那只手正在我光滑的臀部上來回撫摸。我腦袋一片空白,片刻後才稍微恢復思考:他在我身後,車廂 ?人很多,他又緊貼著我,我下體發生的事應該不會有別的人看到,如果叫起來,會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沒有穿內褲,換一個地方,說不定路上會有更多人佔自己 便宜,也許忍一忍,很快就要下車了。忍一忍吧!我不敢回頭看那個人,我忍受著那只肆無忌憚的手在我的身體上遊動,同時抑製著私處強烈的淫水外流的衝動。



我感覺到那只手移動到了我光滑的大腿根部,然後有一根手指從我股間探入,摸索我的陰戶,我全身一陣顫慄,雙腿發軟。不行,太過分了!我急忙收起臀部,下身 向前挺起。可完全沒想到,也許是我的軟弱縱容了那個傢夥,那只 手竟然從側面直接從大腿摸到了我的小腹上,我嚇得面無人色,我想我下面坐的那個男人能夠清楚地見到那只撫摸我小腹的男人的手,因爲我見他正驚訝地張大了嘴 巴,面色通紅地緊盯著我的下體。我立即縮回腹部,讓裙子下擺遮住那只罪惡的手。



但沒防備他另一隻手已經順勢插入了我的雙股間,直頂著我的陰道口,我驚恐不 已,只覺得自己好像被當衆在姦淫一樣,我呆呆地站著,大腦一片空白。那只手有節奏地動起來,並且輕輕地探進 了我的陰道,上下抽動著,而我的陰戶越卻來越多水,我簡直羞死了。最初的厭惡感已經被現在無法抑製的快感取代了。我雙頰緋紅 ,那是因爲性的高漲而興奮,下體已經淫水泛濫,順著大腿向下流去,臀部不由自主地向後厥起,好讓他的手指插得更深,同時無法抑製地左右擺動。我簡直已經沒 法控製住自己不要呻吟出來。

後來那只手離開了,我感到一陣空前的空虛。好在終於到站了。



我急忙拉好衣裙,趕快下車,我已顧不及在走上電動電梯時會不會走光的題,我只想盡快趕到公司, 但我發覺又有另一個問題,因為裙子的質料輕薄,如果我走路走得太快或者太大步的話,裙擺會擺得很厲害,會更加暴露我沒穿內褲的陰戶,於是我只得小心加緊雙 腿慢慢的走。最要命的是從地車站走回公司的路途,由於我白晢修長的雙腿已幾乎完全暴露,再加上早上陽光直接照射本是很透的衣裙,使到裙子好像透明似的,我 就有如全裸的在街上走著。經過的途人都向我投以詫異的目光,我雖然感到臉紅耳熱,但內心卻有一種莫名的刺激感覺。
评论加载中..